新闻中心

传统中介与房产电商贴身对抗
传统中介与房产电商贴身对抗

“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我们想合作就合作,其实彻底停了(指地产中介不再使用安居客旗下的产品)也可以了。”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对记者说。
  
  3月11日,京沪两地共9家房产中介企业联合封杀安居客,并将其在安居客网站的产品全部下架。事件引发地产界与IT界的广泛关注,至今尚未和解。
  
  “我们选择了一个不恰当的时机涨价,没想到中介的生存环境这么差。”安居客相关负责人称。记者了解到,安居客方面正通过多种途径寻求和解。
  
  互联网的强势侵袭
  
  张伟(化名)至今还能回忆起他早年从事中介行业的情景。那是2004-2005年,那时中介还没有使用网络,他们找客源的方式是在墙上贴小广告。随着PC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中介找客源与房源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
  
  安居客是新兴房地产互联网企业的代表。公开资料,安居客成立于2007年1月,是专注于房地产租售信息服务,业态覆盖新房、二手房、租房、商业地产四大业务。2012年,安居客发力移动互联市场,旗下“安居客新房”、“安居客二手房”、“安居客租房”三大手机找房APP使用用户突破2500万,占移动找房70%的市场份额。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人们越来越依赖互联网时,利益格局也在悄然重组。
  
  链家地产副总裁林倩告诉记者,“链家近两年在互联网方面的投放都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的。尤其是2013年,我们发现,投放成本竟然是2012年的两倍。这太不正常了。”
  
  林倩称,链家发现,投放成本增加,渠道效果却在下降。在中介代理费无法上涨的背景下,中介所得的净利润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
  
  上海太平洋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安居客在找客源方面效果的确好,但遇到市场情况不好,每月吃喝开销加上使用网络成本也就没剩什么钱了。这位经纪人2014年以来至今没有开单,但除了公司方面补贴支付千元左右外,他个人每月还需要向安居客支付几百元的网络使用费。
  
  “随着中介的市场竞争变得激烈,互联网也会煽风点火。比如,A家在某家网站首页买了端口,互联网就会借此煽动B家也购买。在盲目竞争催动下,中介就会出现重复购买网络投放的情况,太多的成本属于无谓的竞争。”林倩称。
  
  胡景晖称,国内目前地产经纪行业的中介费标准为每次成交总金额的2%-3%,远低于发达国家6%的平均水平。收费标准低,成本却不断上升,目前国内地产经纪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仅为3%-5%。与此截然相反的是,已上市的地产相关网络服务企业所公布的财报显示,其利润率往往高达30%以上。
  
  矛盾
  
  这一次,中介联合抵制安居客的导火索是,安居客宣布涨价25%。
  
  3月12日,由我爱我家、宝原地产、德佑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8家地产中介企业组成的上海房产中介联盟在沪举办新闻发布会,发布维权声明,要求安居客统一全国消费模式、停止随意涨价、透明消费数据、提升服务质量等。
  
  据中介行业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在北京,目前由我爱我家、链家、麦田房产三大中介组成的企业联盟已于3月11日将各自所持有的房源信息从北京安居客下线,开始联合抵制安居客。
  
  至此,京沪两地联合抵制安居客的地产中介企业已多达9家,分别是:我爱我家、宝原地产、德佑地产、链家地产、麦田房产、21世纪不动产、汉宇地产、福美来不动产、中原地产,规模空前。
  
  “据我们了解,其他城市可能还将有一些地产中介企业会跟进。”该人士透露,“此次不同城市、不同企业间的联合,根源在于房产经纪行业扭曲的生态链。经纪人和经纪公司联合抵制安居客只是一个引子。”
  
  安居客方面相关负责人解释,涨价之前,他们也与中介机构进行过沟通,只是缓冲的时间不够充分。虽然中介也表示不能接受,但安居客认为自己的产品物有所值,坚持涨价。
  
  林倩无法理解安居客的涨价行为。她告诉记者,几家大型中介去年年底就已有共识,要合理控制在互联网方面的投放。中介也把这种降低互联网使用成本的想法与安居客等互联网电商进行了沟通,但似乎遭到对方无视。
  
  据上海中介联盟发布的维权声明显示,上海安居客自2007年成立以来,7年内至少6次改变其收费模式,每次都是涨价。今年3月初,安居客提高单次点击的定价,仅租赁房源的单次点击价格涨幅达50%。
  
  一边是降低成本诉求,一边是涨价诉求,造成了两方持戈相向的局面。
  
  我爱我家方面相关负责人甚至称,58同城,或将成为房产中介联盟的下一个惩治对象。
  
  谁能革谁的命?
  
  “看看腾讯,市值已经超过千亿美元,等于好几个万科或几家千亿销售额公司相加。”这是万科集团副总裁毛大庆近期对记者发出的感慨。互联网给传统行业带来的生存危机无处不在。
  
  21世纪不动产一位负责人透露,中介联盟向安居客提出的要求是:第一,不涨价;第二,相关配送比额度提高;第三,对一线城市中介使用网络点击的付费方式实行费用封顶。3月12日,安居客方面发出声明称,暂停涨价行为。
  
  “我们要让安居客看看,到底谁是甲方谁是乙方?”一位中介负责人愤恨地表示。
  
  安居客相关负责人解释,中介反应如此强烈,可能与今年前两个月二手房交易量严重下滑有关。他们对此估计不足。安居客也希望尽快达成和解,但收费模式不会改变。
  
  胡景晖认为,安居客、搜房网、58同城等网络平台,把自己标榜为“房产电商”纯属自淫,这些平台的盈利模式非常简单而且脆弱,无非是把从百度低价贩卖来的流量,再以高价出售给经纪人和中介公司赚取差价,他们的盈利完全依赖于经纪公司和经纪人把手中掌握的大量房源信息发布到他们的网站上,一旦大中介联手“断供”房源,这些脆弱的平台,看似完美的盈利模式将瞬间土崩瓦解。
  
  胡景晖表示,封杀安居客,把重心逐步转向自身网络平台的建设,将成为传统房产中介企业反击“伪电商”,打造房产中介服务O2O模式的绝佳时机。“房产中介企业打造线上营销渠道的方式无外乎三种:一是打造强大的官方房产交易服务网站;二是建设强大的呼叫中心系统;三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各类新的服务平台。”
  
  不过,林倩认为,传统中介行业与房地产电商并不是谁取代谁的关系,两者之间,终有一天界限会模糊。比如,链家发展到一定阶段会向互联网靠近,而房地产电商有可能会以互联网为载体,向实体交易靠近。
  
  目前,中介联盟的共识是降低互联网使用成本。21世纪不动产相关负责人明确称,他们今年至少会降低20%的互联网使用成本。

上一页:英国地方政府整改其闭路电视监控网络

下一页:超迷你型摄像机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深圳盛春科技有限公司